社区
主页 > 社区 >

北京筑龙谢芳:“大采购”平台驱动采购数字化变革与升级

发布日期:2022-05-21 21:32   来源:未知   阅读:

  谢总您好,欢迎来到筑龙研究院。我了解到您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已接近20年,见证参与了许多行业信息化改造的全过程,您怎么看待我国采购与招标软件信息化改造的技术架构变迁?

  我国采购与招标交易信息化改造过程很长,每家公司的技术路线和技术团队风格都会有所区别,为避免以偏概全,我把这个问题聚焦到北京筑龙在采购与招标信息化过程中技术架构的变化中来回答,北京筑龙十八年的技术架构演变在整个行业中也颇具代表性。

  早在2003年,当时采购与招标信息化的可参考案例为0,需求相对简单,单体架构因其易测试、易部署等优势很好地满足了快速交付的要求。

  后来随着采购信息化改造的范围不断扩大和深入、行业技术规范和标准的逐步完善以及java为代表的跨平台新技术流行共同催生了第二次技术架构革新,北京筑龙也是在2012年左右为B端客户升级了第二代技术架构,以便更好满足采购数字化要求,同时实现与内部系统的对接。

  2015年,北京筑龙将服务大量采购与招标交易信息化、数字化的业务经验进行提炼并借助微服务架构开始第三代智慧采购与招标平台开发。2018年正式立项并着手研发采购与招标行业自己的B-PaaS平台,在历经数次调整以及京东集团的技术赋能后,2021年,基于第三代微服务架构的北京筑龙大采购B-PaaS平台成功落地应用。

  所以,晋宁网站优化维护,北京筑龙这18年的技术应用路线大概经历了:“ J2EE  微服务”三个阶段,数字化企业网,聚焦智能制造,一定程度上反应了采购行业的信息化过程技术架构变迁。

  所以采用何种技术架构与业务需求的难易程度、平台对接复杂程度以及软件厂商技术能力相关。那么技术架构差异背后的成本差异大么?

  很大。新技术应用背后是成本的大幅提升,不过用户很难感知到。所以软件服务商对业务的提炼能力以及技术应用的成熟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用户的购买单价和使用体验。

  而业务提炼能力取决于服务B端客户的深度,比如多业务集团的采购深度实践对服务单一业务的集团或者大型民营企业的采购信息化就很有帮助。

  您在上边两个回答中都提到了“提炼”,“提炼”什么,最终“提炼”出来的形态又是什么?

  一是对大量业务模型的提炼。通过打造足够丰富的公共资源交易、监督、服务平台,就可以把通用的业务流转模型、监督模型等提炼出来。

  二是技术框架的提炼,在微服务架构基础上抽象和封装更为贴合业务特性的框架,更便于业务扩展的快速实现及系统性能的提升。

  总的来说就是业务+技术结合经验的提取和再造,从而提升产品以及软件服务的能力。

  第二个问题,关于采购与招标业务和技术架构“提炼”的最终形态我认为是B-PaaS平台,这不是北京筑龙自己总结出来的趋势,是许多行业在数智化改造最终得到的共识——以一个好的B-PaaS平台来解决行业困局。

  主持人:在大部分软件商都希望安稳过日子的大背景下,北京筑龙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契机是什么?

  变革是一个持续积累价值的过程,需要稳扎稳打,一步一步建立护城河。建立护城河时,会遇到很多困难,战胜困难的过程就是企业建立壁垒的过程。

  北京筑龙从2004年到现在一直专注采购与招标数智化,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了解,同时也真正明白这个行业的进阶点在哪里。之所以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做这个事情,离不开行业发展的客观原因:

  5.采购行业已由过去的政策引领逐步转向了需求引领阶段,B-PaaS平台是满足多需求下灵活配置的极佳解决方式。

  1.北京筑龙行业沉淀足够久,越早做B-PaaS平台规划越有利于服务客户。

  2.2020年京东战略投资以后,京东技术以及京东安全的赋能加快了北京筑龙B-PaaS平台的建设进程。

  3.北京筑龙为数十个不同行业的企业提供成熟的采购与招标软件产品和服务,具备业务+技术提炼的前置条件。

  您能对大采购B-PaaS平台的能力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么,它们在整个采购与招标交易业务中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大采购核心由T-PaaS和B-PaaS两部分组成。以T-PaaS为核心的技术中台我们称之为天擎,B-PaaS则包括业务中台观星、数据中台九章、AI中台智宇以及开放平台万象和配置平台星河,四大中台和两大平台合称为大采购“技术矩阵”,是其核心能力所在。

  借助四大中台、两大平台的能力,大采购为采购与招标交易提供的解决方案具有安全、稳定、智能、高效的特点,在交易、服务、监督等业务场景时展现出来的能力是非常强的。

  您把大采购B-PaaS平台称之为一场采购数字化服务的变革与升级,可以简单说说,大采购是如何赋能行业变革与升级的?

  谢芳:我们对大采购的定位不仅是要解决现在B端客户对数字化采购的需求,更要匹配未来这项业务的成长力。

  举个例子,在传统建设模式下,用户的定制化需求需要长时间开发,但大采购通过配置IDE可以将十几种配置引擎封装起来提供给客户,用户不再需要成为一个产品经理的角色亲力亲为,只需要进行简单的配置就可以完成,这不仅实现了客户对于灵活化的需求,更大大释放了客户的生产力。

  再比如一些表单设计,通过大采购的动态表单引擎,用户仅通过“拖、拉、拽”的简单操作即可“设计”出一个自己专属的工作台,这种体验从未在采购行业中有过,这是灵活程度的体现。

  可以说,通过大采购六大中台既满足用户对于各类型业务的交易需求,同时对平台智能化、灵活性、开放度都将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对于行业来说,这既是一种变革,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升级。

  您在B-PaaS平台的能力第一点中提到“越早做B-PaaS平台规划越有利于服务客户”,这个能详细说一下吗?

  客观来说,数字化转型过程纷繁复杂,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大型企业不知转型从哪入手,因为转型就意味着团队要面临经常性的冲突挑战,以及在复杂环境中保持快速响应的变化需求,这也是对于软件开发人员的一个最主要困境。

  所以,一个足够专业的可以快速交付、快速搭建应用的B-Paas平台让迅速实现采购数字化成为可能。非技术人员通过自行拖拉拽的形式搭建系统应用,能大幅度提升效率,并节省技术人员用人成本,这对于B端用户来说,意义是非凡的。所以,什么时候做B-PaaS平台,我认为越早越好。

  大采购最终提供给B端客户的依然是符合自身交易场景的交易数智化平台,这是它一直没有变化的内核。

  但无论企业、政府、代理机构、产权交易中心等都在不断面临业务范围、组织结构、监管要求的调整和变化,传统模式将平台打造的“很大、很重、很慢”,功能都写死在平台上,客户在调整时发现“花费高、来不及、搞不定”。

  所以,北京筑龙做大采购的初衷,就是希望在充分满足客户对交易个性化需求的前提下,赋予客户更多灵活调整的能力,我们认为这种能力除B-PaaS平台之外,没有第二解。

  大采购是基于云原生、分布式、中台化的企业级采购B-PaaS平台,以实现B端交易的智能、高效、低成本为主要目标。可以提供从需求、计划、策略、寻源、采购执行、合同管理等的企业全采购供应链数字化能力。企业可据此快速构建性能稳、韧性高、应变力强、自主可控、安全可信、合规可靠、开放并包、智能高效的采购供应链数字化平台。通过其强大的多层级租户能力,企业可从细分行业切入搭建一个“多对多,社区化,公共型”可分可合的行业采购供应链网络,驱动企业数字化创新变革与商业价值的提升。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个人绿色支付、绿色出行和绿色生活数据,可以转化成碳积分,用于兑换礼品或中和年度家庭用电产生的碳排放量。